说是人间尽白头

今天也是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的一天

在床上挣扎了近二十分钟之后,喻文波终于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头晕目眩、精神不振 、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
我呸。


喻文波在心里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,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
抬头看了看,对面的床的主人果然已经起床了。


自从分手之后,王柳羿总是睡得晚起的早,刻意避开他。


叹了口气,努力爬起来穿好衣服,去洗脸刷牙。


等他回来,王柳羿已经坐在电脑前面准备rank了。


如何跟前男友交流才不尴尬?在线等!急!


喻文波摸摸自己的鼻子,大大的脑袋里一片空白,纠结了一会,还是没想好怎么跟他打招呼,就偷偷溜到沙发上坐下了。


一坐下就犯困,阿水觉得自己没救了。


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叫他,喻文波努力把眼睛睁开,发现宋义进站在他面前。


“阿水你是不是生病了呀。”宋义进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哦豁还挺暖和。


暖和个屁!


宋义进看着体温计上显示的数字都有点想哭了,这特码的是烫手!


“宝蓝,阿水发烧了!怎么办啊!”宋义进攥着体温计来回转圈。


“哦,给苏妈说啊,我又不会治病。”


喻文波看了眼王柳羿,想说苏妈也不会治病啊,却发现他沉迷rank,更不愿理人了。


被苏小落提着去医院打完点滴的小AD一回来就被赶回了房间。


“我能不能……”


“不,你不能。”


“不是,我想……”


“不,你不想。”


喻文波面无表情地看着苏小落极其潇洒的一个转身带上了房门……


“阿水这孩子可真积极,”走出来的苏小落对众人感叹,“要不是我拦着他还想来训练呢。”


“我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啊!”喻文波一下趴到床上,“给点东西吃啊哥。”


喻文波在又饿又困的玩手机和睡觉的选项里烦恼了一下下,最终还是决定先养好精神。


王柳羿进房间的时候,就看到喻文波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茧。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蹲下,摸了摸他的额头,感觉热度已经下去了,才松了口气。


他盯着那张白净的脸看,想知道这个长的清清秀秀的男孩子怎么就那么倔强,连一句软话都不愿说。


现在想想当时的事还觉得有点好笑,不过是一个人吃另一个人的醋而已,竟然闹到分手的地步。


自己看不惯阿水跟史森明的友谊,阿水看不惯自己对田野的仰慕。


两个人心里不满,终于在那一天宝蓝演讲完之后爆发了。


年轻气盛的人谁也不肯让谁,都不肯道歉,最后不欢而散。


之后就是冷战、分手。


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王柳羿连忙想要起身,却看见阿水眯着眼睛看他:“蓝哥?”


“嗯,你继续睡。”弯腰给他盖了盖被子,却被人用胳膊勾住了脖子。喻文波把头埋在他的怀里,轻轻蹭了蹭:“蓝哥,我饿了一天了。”


少年的头发蹭的他发痒,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:“给你留了粥。”


王柳羿现在的心情很好,甚至想来一首学猫叫。


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起床,对面窝在被子里的人只露出了一颗小小(?)的脑袋,死活不愿起床。


看到他踩着拖鞋走过来,就又把头埋进了枕头:“早上好啊蓝哥。”


end



不上升真人!!!!

OOC!OOC!OOC!(我把蓝哥写渣了跪地道歉!

蓝水only!小西视角为主!短!

思维混乱的发泄产物!不喜欢麻烦关掉!

接受批评,不接受脏话谢谢理解!

(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玩意了。

【欢迎来蓝水养老群里玩呀!群聊号码:762463989】

1.

陈龙发现阿水喜欢王柳羿。

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现的。

可能是在总能看到喻文波盯着王柳羿发呆的时候;

可能是在喻文波总对王柳羿使用“暴力” 的时候;

可能是在不经意间暼到喻文波将王柳羿的照片加密保存的时候。

2.

陈龙总是作为一个观众站在后方瞧着这两个人。

看王柳羿去招惹喻文波,看喻文波虽然表面不耐烦却总是在转身后勾起的嘴角。

看喻文波在这段感情里挣扎。

看王柳羿一边假装什么都没有察觉到,一边与喻文波纠缠。

3.

他知道喻文波在担心什么,

他也知道王柳羿在害怕什么。

4.

他撞见过喻文波靠在窗户边发呆。

他骗自己是这个孩子压力太大,告诉自己不要插手。

可他还是觉得这个理由太过拙劣,连自己都说服不了。

终究还是不忍心看他一个人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那里吹风,给他拿件衣服披上,告诉他早点睡觉。

5.

王柳羿从来都是一个聪明的人。

他第一时间发现了队里的弟弟对他产生的情愫。

却也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逃避。

6.
两个人不经意间对上的眼神都让他无比慌张,

像个在考场作弊的考生,胆战心惊的生怕被人发现。

怕有人发现他们眼里的情愫,

怕有人大肆宣扬,

怕就这样毁掉他们的未来。

7.

他也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这段暧昧不清的感情。

这是他头一次犯了糊涂。

8.

“你是要他,还是要未来?”

9.
我不知道。

王柳羿在吐出的烟圈里又一次想起他的回答。

他真的不知道。

直到现在,他也无法做出选择。

9.

“west哥,”

“我睡不着,”

“我心里难受。”

10.

你可以贪心一点的。

陈龙想。

却还是什么也没说,

转身离开。

    end